找茶去---冰岛地界

  • 内容
  • 评论
  • 相关

东西半山千百味,唯有冰岛众客追,古树茶香无苦涩,称王亦可不封妃。

冰岛茶的存在,对于勐库来说,绝对是一个无可替代的王中王,它已经不用做任何人的修饰了,业界都说班章为王,易武为后,冰岛为妃。讲这个话的时候,冰岛还需要前两位前辈的名气来为自己添彩,而现在,冰岛已经完全可以自立门户了。用不着活在别人的影子下面,就像某明星说,我不用嫁豪门,我就是豪门。

冰岛是一个行政村,下设5个寨子,冰岛老寨、南迫、地界、坝歪、糯伍,通常讲的冰岛一般都特指冰岛老寨,勐库今年的价格情况,我在最近的公众号里面讲了很多次,今天又遇到了这个问题,现在的情况是,原来冰岛的单株如果是12000一公斤鲜叶的话,现在大约8000就可以采摘,不过叶子要稍微老一点,没办法,茶农还是要矜持一下,不能马上放下身段,但是,叶子是没有情绪的,如果不采的话,叶子会老去的,随着市场预期的下降,价格也降了下来,那么往下怎么走呢?冰岛老寨一点都没有让人失望,泡沫太少了,刚刚降了一些就又很多人上山了,这两天停车场又没有车位了,今天在山路上看到了好多昆明和外地的车牌,马总今天讲和别人抢单株的事儿,本来都说好了的树,采摘的工人都找好了,被杠价抢走了,早上我跑步回来马总就邀请是不是去上山采单株,我说今天有事儿去不了,晚上回来相遇了,讲起来之后,感叹说,冰岛茶还是没有什么泡沫。明天重庆的金总有客户采冰岛单株我要跟着去冰岛老寨,到时候在详细介绍。

今天我们去了冰岛5寨中的地界,这两年跟地界有过一点接触,今天又上地界的寨子里面,赵老板的茶树还是比较多的,到他家里喝茶我也问了减产的问题,没有茶啊,现在也是古树的不到100公斤,也是很头疼,不长叶子,再等等就过季了,再有半个月不下雨,茶就是春尾的了。减产了价格还上不来,我开玩笑说,明年就好了,明年国泰民安风调雨顺,上山的茶商把你今年的茶买走,然后你的树产能还能多涨一倍,今年相当于养树了,明天口感好又能卖高价,一下子收入就是今年的4倍左右,也是好事儿啊,赵老板很乐呵,心情好了不少,一谈到价格的时候又回到了严肃的状态,动谁的心头肉谁都慎重啊。

现在的冰岛茶是一种神话的存在,在市面上说自己的茶被充当冰岛茶的一票一票的,当喝到了真正的冰岛茶的时候,就会发现,谁都充当不了冰岛茶,从第一年来喝过冰岛之后,就一直对这个茶比较有记忆,其实,我的想法是,谁就谁,谁都有它本身的价值,都有存在的意义,为什么要冒充呢?骗了自己也骗了客户也骗了茶,对茶的那种敬畏要走进自己的内心。

我对地界的茶原本是不太了解的,今天品了几款地界的和坝崴的茶,感受还是很多的,晚上又喝了地界的一棵古树单株,我对这个茶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,地界的茶水路很细,带着他自己的香,蜜香野香之间,溶于水的香是会停留在齿缝间的,香气不是特别的高扬,汤水比较厚重,这一点跟冰岛有相似之处,今天喝的第一款是刚刚炒好了,火味还是略略的包裹着香气,但是,甜感的表达丝毫没有犹豫,特别是闷泡也没有什么苦底,因为是新茶的原因,有一部分味道还没有表现出来也是可以 理解的,慢慢退火之后,香气和蜜香会增多。然后喝了一个古树的坝崴,就有了一些不一样,各方面的表现都很完整,是一个综合实力的都强的选手,价格过万,也就只能呵呵了,这种一般都是没事儿交流学习的,基本上没有什么经营引进的必要,因为茶是用来喝的,就像房子是用来住的,这么贵的茶是不符合一家茶庄的产品特征的,我是比较青睐一款树龄适中的地界的茶,因为当下的情况,不着急决定,再观察一下看看,等晚上喝了一棵单株之后,我能表达的只能是一拍大腿了,这棵古树茶无论茶香,汤水香,还是冷杯香,都是那种极高极特殊极纯正的自然有特征的香,我开玩笑说这怎么是狮峰龙井呢?的确,我一直闻到的都是浓浓的豆瓣香,喝了几泡之后我就不喝了,嗓子干痒痛,我就有一次品了一款小户赛的时候有这种感觉,好像嗓子眼里的水分都被彻底的吸干了然后一顿生津都不赶趟,开始干咳,这样的茶没个喝,唉!这些茶农真是的,非得把茶做到这么个程度吗?不就是一杯水吗?干啥做的这么好喝呢!差点把舌头咽下去。

晚上10.40的时候,我逃离了品茶的现场,到炒茶的地方去看一下,我一直在看在观察,他们还是在忙,这个话题也不是新鲜的了,但是我还是要说,从现在来看,忙的人的整体年龄结构已经发生了变化,年轻人非常的多,他们的思维也跟着时代,用新的方法经营,做好的品质,做好的茶来培养自己的信誉,很优秀。

有一个投资人慧眼识珠的扶植着这个家族,就是我上面讲的马总,马总是一个快要60岁的老人,极度发烧的爱茶,自己每天守在山上,守在树下,看好哪个树就不计成本,我要!天天找单株,日日采好茶,山上弄一天累的不行,开车下来之后自己炒茶,做茶,晚上9点才吃饭,非常喜欢南美,坝崴,小荒田等茶叶,他对茶的了解和对人的了解简直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,我们并不熟悉,没有过什么接触,他看我的表情,交流这杯底香的味道,他就说你不特别喜欢这里的味道,你要找的那个猛的,霸烈的,你喜欢班盆!我晕。我城府太浅了,让他看出来了。

他接着说你的茶不在这里,在勐海,在那个女的叫什么来着?她的茶最接近你的口感!哦,叫玉见!我晕晕!正是我采茶的那片茶园的女主,这人太出神入化了,说了一会儿之后,他又去炒茶去了,其实我不是对那座茶山有偏见,而是对产品的选择上经常互相比较,博取众家之长嘛。那么一比较之后就有了高低,他的茶跟他的人非常像,要直接,要单一,要执着,要纯净,要安静。所以他一直在古树单株上转悠,他选的茶都是这个特征,比如南美的茶,那个蜜香经久不散,细甜的水路飘渺的茶气,但是有很多人不喜欢,可能是不浓郁。他是一个不断在动的人,却守得住一份静,这老爷子活的像一个30岁的人,精力无限,爱茶的人啊!

随着工作的开展,已经有了很大的突破,刚刚到云南的那两天真是焦头烂额的,稳定了之后,今天开始状态非常的好,玲的脸彻底好了,感谢洪哥和嫂子的帮助,药非常对症,今天已经开始可以自拍上镜了,而且拍的还挺好的,她脸好了把我拍的也挺好。

呵呵,一家人都好才好。

评论

0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