冰岛地界,茶情牵念的精神家园

  • 内容
  • 评论
  • 相关

冰岛村,临沧双江勐库的一个村落。

冰岛茶,享誉茶界的古树绝佳茶品。

冰岛村有五寨,坝歪、糯伍老寨位于东半山,冰岛老寨、南迫、地界位处于西半山。五个村落所出的古树茶,皆为“冰岛”,其中又以冰岛老寨和地界为最佳。

“上者生烂石,中者生栎壤,下者生黄土。”上品茶,必出自艰僻贫瘠、人迹稀稠之地。冰岛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,造就了誉满茶界的冰岛茶。

地界,离冰岛老寨最近的寨子。三百年以上树龄的古树茶,有3000余棵之多。六十余户,全是拉祜族人。为人纯朴厚实,辛勤多艰。

古树茶,三四百年,不弃僻土,不嫌土瘠,年年郁郁苍苍,抽新发芽,深爱着这块厚实土地;当地人民,千百年来,不慕繁华,不追名利,世世繁繁衍衍,更新换代,不离不弃,深爱着这片山川茶山。

冰岛人,自小沉浸于古树佳茗,得其熏染,养成穷且益坚苦尽甘来的高尚品格。

少年,自小勤劳奋进,边读书边采茶,茶道精神滋养着成长;长者,六七十岁高龄,依然采茶摘叶,勤恳耕耘。

虽坐拥古树茶山,却无外界想象的那么富裕殷实,生活依然艰辛。然而民众生活愉快,没有追名逐利的烦扰,无有纷繁复杂等人情世故的烦心,只有天然朴实的善良和勤劳上进的精神,风餐露宿,心自欢愉。忠忠恳恳,地地道道,俭朴从容,勤劳一生。

采茶时节茶民忙,家家户户摘新芽。山路上,陡坡旁,茶林边,古树上,处处采茶穿梭,往返于家里山间。

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孩童天真烂漫随摘叶,民女笑语莺歌勤采茶。一分耕耘,一分收获。世代的茶民,靠山吃山。简朴,勤劳,善良,无争。

有好茶而不高抬价,拥佳茗而不乱市场。客来佳茗相待,客去笑脸迎欢。制茶所得,微薄而心安,卖茶所获,宽慰而颜笑。

万壑松堂在冰岛地界,每年与茶民一起,同做古树新茶,精工细制,成无上佳品。

摘叶,萎调,杀青,揉捻,晾晒……

淡淡清香的嫩绿新叶,翻炒揉捻成形,散发浓浓茶香。

茶山屹立了数千年,茶树成长了数百年,茶民也在这里繁衍了几百年。深处土地贫瘠的边陲之地,山高路远,信息闭塞,多少年来,世世代代的人们,却依然在这里生息,不离不弃。

困苦艰难岁月,茶不能维持生计时,这里的人们,也未曾远走,依然坚守。面朝黄土背朝天,在贫瘠的土地上耕作,茹苦含辛的繁衍着代代新人。佳茗享誉世界的今天,茶值钱了,那种坚忍不拔、不屈不舍的毅力,愈加绽放光芒,精神永存。

茶民数百年的坚守不离,就如古茶树百千年的相守不弃。古树熏香的茶民,亦如古树精神一般,坚韧,奋起,百千年,年年绽放新芽,代代繁衍生息。茶在,人就在。

常年的相处相知,也会被茶山茶人的精神所感动。朴实的茶民,简朴勤劳的精神,坚韧淳朴的善心,不被世间的名利所惑。守着茶山,护着茶树,育着下一代的守茶人,一生无悔。

茶山佳茗飘香,

茶山茶民馨香,

茶山民风淳厚,

茶山精神感人!

评论

0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